正安县古盐道与商品贸易

114次阅读
没有评论

正安县古盐道与商品贸易

自古至今,正安不产盐。

历史上,由于交通运输的落后,我们的祖先为了吃盐而费尽周折。

正安人吃盐,得从四川重庆背回来。一条条充满艰辛的盐道便是最好的佐证。

古盐道,顾名思义,就是古代盐夫贩运盐巴的商道。

盐夫多为盐商雇佣,也有本地富裕户雇佣,雇佣的盐夫均为贫穷青壮年。每年冬春农闲时节,大批农户结帮入伙,成群结队运盐。盐夫出门时要带足沿途的粮食,用帆布袋装好,里面插上写有姓名的小竹片,在沿途小饭店寄存,一路食用。运盐有两种方式:一种是用背篓背盐,一种是用扁担挑盐。挑盐的扁担两头翘起,间距三尺三,空距一尺八,挑盐时,随着盐夫的脚步而上下闪动。盐厂出盐以竹篾袋装,每坨为50公斤,盐夫挑盐要么50公斤要么100公斤。由于艰险,山高涧深,在盐道上盐夫们逢水架桥,遇崖凿置栈道。这些盐道或盘旋于悬崖峭壁之上,或蜿蜒于湍流沟谷之间,盐夫们身负重物,跋山涉水日行15~25公里。古盐道是一代代盐夫们用血与泪谱写的运盐史诗。有民谣曰:“好儿不挑盐,一年当十年。”就是盐夫们九死一生运盐历程的真实写照。古盐道是历代商道、情道、兵道、匪道的聚集地。“千香百味都不久,只有盐味恋得长;有盐洗牙骨节紧,少盐佐菜喝淡汤;柴盐洗脸眼明亮,炭盐泡菜水汪汪。”除了民谣,由于运盐人都是穷苦百姓,因此,沿途饭店专门为运盐人提供锅灶自己煮饭,饭店只收取少量的柴火钱,称之为“打火”。

正安有种俗称,“盐巴老二”。“老二”在正安人眼里,多是身强力壮之辈。背盐巴的,正是这种人。后来人们将土匪或拦路抢劫的强人称为“老二”,其实也有取其身强力壮之意。

古时正安商贸最繁荣之地,是安场。

安场北距重庆约300公里,南离遵义约160公里。更重要的是,安场离重庆綦江县的石角镇只有90公里。正安的桐油、黄山丝、生漆以及周边务川、湄漂等地的山货之类的土特产品,汇聚到安场,然后分别输往四川重庆、涪陵、遵义、贵阳、铜仁等地。从重庆运回的盐巴、生活用品等,汇聚到安场,再由此转运到湄潭、务川等地。于是古时的安场,有“小香港”之称,意思是在安场,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,什么东西都可以卖出。自然,安场就成为了正安的物资集散中心,多条盐道均以这里起迄点。

古时正安最重要最繁忙的一条商道,是安场——碧峰——芭蕉(桐梓境内)——灰钎沟——南天门(綦江境内)——青羊石——石角镇。正安的绝大部分山货都由此道输往石角镇,然后将盐巴以及各种生活用品运回安场。由于此古道历史悠久,回货又以盐巴为主,所以人们习惯上称这条商道为“古盐道”。每天穿行于此道的力夫、盐夫达500至700人,每天货运量约3万公斤。农闲时节是人流高峰,每天可达上千人。此古道充满了危险,山高涧深,道路狭窄,卜蒜台、羊角岩山峰高耸入云;司溪境内的桥梁段,一边是陡壁,一边是万丈深渊,盐夫们胆战心惊地从石壁上的栈道上通过。往来一趟,要七天。

另一条古道,是安场——新州——合溪场——德隆场——陈家场——凉水井——重庆。这是正安入川的官道,道路较为平坦,也较安全。官员士绅、学生求学,多走此道。特别是新州一带发往重庆的生漆、桐油、黄山丝、山货等,也走此道。回货则以布匹、药品、生活用品为主。往返一次,要半个月。

安场——罗岭坝——卜蒜台——杨兴——刺梨——新州——元村坝——大锅厂——马嘴——江家湾——顺坎——十八道——南川——水江台——木洞——涪陵。桐油、烟粉、中药材、各种皮革、猪鬃等原材料,到涪陵,可通过长江直达生产厂家,减少运输成本。如上海生产的书法用高级墨锭,其原材料油烟粉末的加工生产就来自安场。

安场——格林——高碑——任家店——菏花池——乌家庙——当阳——涪阳——务川——煎茶溪——德江——思南——印江——铜仁。每天客流量在200人以上,正安的黄山丝也有一部分通过此道运往铜仁,再转运到湖南。

安场——流渡——谢坝——荷包场(进入湄潭)——永兴。此道以转运盐巴为主。商旅力夫马帮每天流量在100人左右,货运量5000公斤以上。

安场——遵义——贵阳。输出的货物以黄山丝为主,然后转运至湖南、浙江、上海等地,生产成丝绸用品。民国以来,安场的烟馆异常兴旺,鸦片的主要来源是贵阳。绥阳生产的灯草芯,也是通过此道运到安场。

安场——白石——市坪——煎茶——思南——印江——铜仁——湘西——湖南。此是印江商人往来的主要商道。他们将印江及周边县生产的窄布运到市坪、安场、南川、重庆批发销售。由于当时窄布价格实惠,深受群众喜欢,因此大批印江人邀帮结伙涌入正安经营窄布生意,正安商界称其为“印江帮”。正安的黄山丝、中药材等也有部分通过此道运往铜仁,再转运湖南。

正安的古盐道,主要是这七条。

走在古盐道上,那些摇曳在风中的蜿蜒盘旋于崇岭之上的羊肠小道,让人仿佛听到了盐夫负重前行的呼吸,感受到先祖的艰辛,明白了那些山歌、号子所承载的厚重历史。那些盐夫用生命和汗水踏出来的生命线,那些艰辛与浪漫交织的古道,那些伴随着我们的文明一路走来的古盐道,随着历史的发展,如今已逐渐湮没于荒草。那些至今依然铮亮的石板,如历史遗留的一声声叹息。

来源:正安史话

正文完
 
评论(没有评论)
验证码